新京報記者 郭延冰 攝 對於張震的突然到來,王家衛有點語無倫次,但很快便平靜下來,“我看著他從十幾歲成長到今天,現在他快要當爸爸了,我相信他會更好更成熟。”太過瞭解對方的王家衛稱,張震一定會在活動結束後趕飛機回家,因為“他每天都要煮飯給老婆。”
  新京報訊 (記者田穎)  昨日,電影《東邪西毒》作為“念念不忘,必有迴響”王家衛電影回顧展揭幕影片在中國電影資料館放映,導演王家衛、中國電影資料館館長孫向輝,《一代宗師3D》出品人於冬出席了回顧展啟動儀式,張震作為神秘嘉賓“空降”現場。據悉,除《重慶森林》《花樣年華》《2046》等王家衛執導的經典影片外,由他監製的《東成西就》、紀錄片《攝氏零度·春光再現》都將在回顧展中亮相,這也是部分影片首次在內地放映。
  【5問王家衛】
  台前幕後
  李迅:徐皓峰說做《一代宗師》的編劇就像是建造蘇州園林,你要求他和鄒靜之儘量往裡邊加東西,最後自己再做減法。
  我就是編劇出身,從打仗上來說,編劇是參謀部,導演和劇組是上前線的。作為導演,我的工作習慣就像一頭牛,總是儘量多吃,這也是為什麼我會花這麼長的時間去做訪問、看資料,需要兩個這麼好的編劇一直幫我加東西進來,之後我再去消化、調整。很多人說剪輯是1+1的累計過程,但對我來說是去污留清的過程,只有最好的才可以留下來。
  細膩情感
  左衡:處女作《旺角卡門》時還有戲劇衝突,但訴諸細膩情感的個人風格真正形成卻是在《阿飛正傳》,轉變是怎麼產生的?
  《旺角卡門》時香港受吳宇森《英雄本色》的影響正流行英雄片,強調的不過是股熱血。拍《阿飛正傳》時我非常喜歡南美作家加西亞·馬爾克斯的《愛在瘟疫蔓延時》,今天愛情不過是個噴嚏,而那時候是蔓延的病,《阿飛正傳》中四個年輕人延綿很長的感情,對我來說就像是一場病。
  電影音樂
  李迅:如何選擇電影音樂,音樂對電影的作用是什麼?
  對我來說,電影就是畫面跟聲音的配合。每部電影根據你強調的重點而方法不同,有時我希望整個電影只有在重點時有音樂,但像《重慶森林》里就佈滿音樂,只在最重要時沒有音樂。音樂對我來說不是功能性的東西,是要去表現某種情緒或是時代的背景,會讓觀眾直接走到時空里去。拍片現場我也會放音樂給演員聽,讓他們更清楚電影的節奏,因為節奏很重要,在香港我是第一個這麼做的導演。
  合拍趨勢
  左衡:如今合拍片越來越多,作為香港電影的代表性人物,如何在融合市場時,堅守自己的身份、個性?
  1992年《東邪西毒》是我第一次到內地拍電影,到今天我能看到內地同行的觀念、技術每天都在進步,而沒有固守一個觀念。李可染先生在講山水畫時說過,“最可貴的是膽,最重要的是魂”,對於電影人來說,你必須有膽量面對新環境,但是最重要的是,你要保持自己的靈魂。
  技術革命
  李迅:從膠片到數字電影,您如何適應風格與技術?
  我不認為膠片技術會突然不見,它只不過不再是主流而已。數字電影的技術對類似《星際穿越》這樣的科幻電影非常有效,可能比底片更好,尤其是反差很大的畫面,但如果是《一代宗師》這樣需要細膩層次的影片最好是用膠片,出來的畫面每一幅都是油畫,而數字版是油畫的高仿,有差異。
  【老生常談】
  梁朝偉(御用男主角)、杜可風(御用攝影師)、張叔平(御用美術指導)同時掉進水裡,你救誰?
  王家衛:他們三個都比我會游泳,應該問他們三個,我掉進水裡誰先來救我。
  (左衡 中國電影藝術研究中心研究室副主任, 李迅 中國電影藝術研究中心研究員)
(原標題:王家衛回顧展本周亮相中國電影資料館,《重慶森林》等影片首次內地放映
“做導演,就要把自己當成一頭牛”)
創作者介紹

被子

qi63qiytk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